文学天地
首页 > 资讯中心 > 文学天地


石榴红了


发表日期:2018-07-23 作者:周建新 摄影: 【字号: 分享

         我向来是很喜欢水果的,尤其是小时候,哪怕能吃上个小酸枣、野酸杏、青毛桃也是很幸福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们村后边有一个很大的林场,里面有很多果树,有桃树、梨树、苹果树,桑果树,每年麦子收获的时候,就拿着麦粒去换金黄的杏,但就是没有石榴。村里人都知道,我家邻居六爷门前有两株石榴树,五月开花红得惹眼,八月结果红得心馋,去他家的人都要好好欣赏一番,孩子们更是被这两株石榴诱惑得躁动不安,总想采一朵石榴花,摘一个石榴果,心里不断地想着石榴的滋味。
          六爷是一个严厉的人。小时候天一亮就能听到六爷推着车穿街走巷卖果子、油条的吆喝声,我心里一直十分纳闷,六爷是我们村那个年代的万元户,家里还养着几头牛,又种了两株全村独有的石榴树,年年都做着买卖,陶冶出的应该是慈祥博爱的修养,哪会让人一见就怕呢。村里的小孩只要一靠近果树,哪怕是看一眼,就要遭六爷一顿霹雳般的臭骂。石榴成熟的时候,六爷更是死守在树下,谁也无法偷袭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六爷舍不得吃,石榴都是摘去卖的。
         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,六爷的石榴也常常被偷,从六爷声嘶力竭的晨骂中即知道咋夜的失守。记得童年时,我也曾和伙伴们在夜里去偷摘过石榴,还有石榴花。石榴花摘来后就从花屁股上穿根线戴着玩,石榴摘了就分吃掉。但石榴还是青果,并不如想象的那么好吃,咬开苦涩的厚皮,里面是如耗子牙齿一样的白籽,只有一点淡淡的甜味。偷青石榴的事也许六爷没发现,却让母亲知道了。母亲狠狠地责骂了我一顿,说这样的细籽石榴吃不成,让六爷养红了拿去卖点钱。还说大石榴在很远的地方,长大了自己挣钱去买来吃个够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不知道远方是不是真有大石榴,随着父母很小就来到了四川,但以后就没吃过家乡的石榴了,甚至忘了六爷家的两株石榴树。只是读书后学到“硕果累累”这个词时,我的眼前才突现一幅结满枝头的红石榴画面,而老师举的例子却是满树的桃子。
        或许是我与石榴还有一丝缘份,也或许是上天怜悯我没吃过大石榴,长大后我竟到了四川西昌附近的一个小城工作了三年。见过两株石榴树的我,一下子走进几千亩的石榴园,一时觉得有些不枉此生。原来母亲说的那个有着大石榴的地方就是会理,早年我们到西昌的米易县建设过大坝,见过大石榴,所以母亲有所耳闻。
        当我第一次买了一大箱会理甜石榴回到老家时,全家人既高兴更惊奇,那熟知的六爷家石榴和会理石榴简直不可比拟。母亲捧着剥开后如玛瑙般晶莹剔透的红石榴,竟有些舍不得吃,看我们吃完一个了,她才慢慢地一粒一粒品尝。村里人都没见过这么好的石榴,我又分出些送给左邻右舍婶子大娘亲朋好友,听说好朋友的妈妈特别爱吃会理石榴,我还特地给她邮寄了过去,还送了几个给有着两株石榴树的六爷家的宝中婶子。可惜六爷已经去逝,一生只能守望那两株瘦弱的石榴。这以后每年中秋节,我都要买些石榴送回远方的农村老家,让家人分享石榴的美味。慢慢地村里很多人都因我而知道了会理石榴,给他们几个,总是象宝贝似地拿着,舍不得马上吃。
       我在西昌就吃得更多了,不但品尝了各种石榴的美味,而且还常常可以到石榴园里欣赏石榴的美景。开花的时候,看着象亿万朵火焰燃烧在绿叶间的石榴花,心情总是快乐而激动。结果的时候,看那密密麻麻枝头挂满红石榴的榴园,美得象一幅画,但又不是一幅画,而是实实在在的一片奇珍异果。从被压弯了的树枝上摘下些石榴,在榴林中席地而坐,大把大把地吃着粒大味甜汁多色艳的新鲜石榴,再不爽的心情也会被统统抛弃掉,石榴园中传出的只有欢乐的笑语和幸福的身影。而更有意思的是,西昌会理人不但吃石榴,还吃石榴花。将落下的石榴花捡来做菜入席,真是享尽了石榴的美。
       在西昌会理,大约找不到不喜欢石榴的人。无论男女老少,都能对石榴侃侃而谈,赞誉之情流于言表。石榴辗转流离,会理石榴自古便美名远扬。唐朝时期即为御定贡品,每年由南诏王送入宫中,从西域来到川南,让阳光充沛土地肥沃一马平川的会理留了下来,繁衍成生生不息郁郁葱葱花果飘香的石榴大家园。世世代代会理人传下的石榴情,就象石榴花一样炽热得如血如火,在红色的土地上创造了人与自然的生态奇观。这里有千亩连片的石榴园,有专营石榴的石榴街,有丰富多彩的石榴节,健康时尚的石榴汁和石榴酒,这真是一座名副其实的石榴之乡。
      又到了石榴成熟的季节,每一个石榴都吸引着众多的目光。而我尤其喜欢迎着朝晖,轻轻地走进石榴园,看那一望无际的榴枝随着微风层层拂动,甚至聆听到了石榴撞击的声音。闭眼呼吸着石榴园的朝露和烟霭,甚至让石榴的露水滑落在脸庞上,滑流进心房里。再睁眼看时,泛着霞光的石榴红艳欲滴,朦胧成一片暖红漫延而来,侵袭着所有饥渴自然的肌肤。倘佯在这样的石榴园,人不醉,心早醉,谁也不会无动于衷的。
      哦,石榴红了,思乡的情愫也随之升色升温。我是应该回趟老家了,带上又红又甜的大石榴,回去看看我那脸朝黄土背朝天辛苦劳作的父老乡亲。


  浏览次数: 3142 次 
打印本页关闭